山水

长路漫漫,
人生久矣.

一封予淮太的情书。 @晦明不知度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1 7

明日隔山岳

@茶小暑 还债
短小且be
ooc预警——
欢迎捉虫,暂时不会写了
我怎么觉得在我笔下他俩就不能好啊(怪老茶题目就不是个甜的)

————————————

窥世人悲欢离合
思故人回眸倾城

他恍然听到——

“就此一别,后会无期。”

猛然从榻上惊醒,天还黑着,星光被笼进雾气,雷声轰鸣,大雨滂沱。

或许——他不适合做这皇帝,众生之上的后果便是孤家寡人,君为君臣作臣,那些年少时的天真情义,破碎在地位转换的无奈里,笑容不复。鸿沟如天堑,将往事葬送,跨不过去,他们彼此站成了岸,生生的两端。哪怕一边灯火阑珊人声鼎沸,对面惨暗无光四下沉寂,如此之间,也毫无关系。

殊途未同归,人不相逢。

这也是了,帝王之命...

2 33

浮世千重变【上】

试水
大概是个长篇
诡异的文风,渣成灰的文笔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玄幻修仙(也不算)
有私设,欢迎捉虫

————————————————

多言始于厚爱
久伴必定生情

―.



“今年的花又开了,不知是哪一株成形出世。”

天帝站在他欣欣向荣的花园里,身旁是笔挺的海棠,脚边盛开着矢车菊。一阵风动,树叶作响,耳畔尽是自然之音,仿佛在诉说它们稚嫩的愿望。你看,高处也并非寒,光凭这一园子花,许是胜过了人间不少春风得意繁花似锦。云间的深处,天空的彼岸,老树的枝头,泰山的山巅,亦或人们心上,都曾藏匿一座花园,一座装满人间美好、开着属于世事大梦岁月悠长的园子。

天界非天堂,但这花园,却可以...

5 17

欢迎捉虫
爱情是他们二人的,ooc是我的
私设、人物死亡预警!
是把刀子
请您做好准备再阅读
感谢开头结尾的提供者 @茶小暑
可以猜猜肇事司机是谁
猜对没奖(不是)
评论区欢迎点梗
老福特说有敏感词所以走图片
祝您食用愉快

5 23

占tag致歉

是手先动手的!

我过来问问诸位的喜好,求个评论和看法

因为段位比较低,写不了多高深莫测的语言

我想的是一个玄幻的世界,分人与神,神会下凡,但凡人不能升天,周渠最早也不叫这名字,他的封号是十二仙君,掌管人间愁苦多情和无奈。某天左护法给他送来个小娃娃,据说是天帝的后花园里修炼成形的一树白玉兰,眼下不必管人间那些结缠不清的世俗爱恨,先把这孩子收了当徒弟,传功授教养大成人再说。或许是天帝心血来潮想看他这么个不懂交际的人带孩子,也或许是他活了许久心生寂寞,竟愿意在千年孤独时光中接受她的到来。

绝对he

预想结局是他不做神仙,去了封号,与她一起堕入轮回,来到人间,众生百态已经阅尽,他也该尝尝红尘...

4

妖猫传

改名字了,原昵称栀子【失踪人口突然回归】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评论区欢迎捉虫或点梗
本人不开车,单清水
梗要详细一些
考完就码

——————————————分割线

万物相生皆有灵
主宰非人心

传说贞观年间,一只活了九千九百九十岁的灵猫渡劫成功,妖化为人,做了寒山观的一位道长,逍遥世间。

正值春季,观里香客稀少,白芷闲来无事,便想到山下的河殷城中转转,那儿算得上是方圆几百里内最热闹的地方。

山脚有片密林,因常有野猪出没,遂称作野猪林,而穿过这林子,不远就是河殷城的城墙。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在小路上,斑斑点点,亮的辉煌。正走着,白芷忽然听到几声很小的呜咽,里面充满无助与悲伤。循声而去,却见一个...

3 29

故人叹

写长篇太累了,我放弃了
ooc预警

——————————————————

弹指大梦矣
但见故友拂雪来

〈一〉

临走那天,阴沉许久的天空飘着白雪,寒风瑟瑟,马车停在玄武门外,他转身悄悄对老友户部尚书陈叶秋嘱咐说

如果一年之内他没有回来,记得将这玉佩埋在皇城边,不用标记也不用立碑,就当做他已经归来的象征,算是个念想。

他还说,

君无戏言。

故事
我们从头说起

〈二〉

十七年前——

出榜那天,才子云集。多年寒窗苦读,笔墨纸砚为伴,琴棋书画为友,拜德隆望尊学识渊博者为师,只盼一朝金榜题名,平步青云。

陈叶秋连催带拉的把白芷拽到榜前,此时已经有大批国子监的学生围在前面。

“都跟你说了...

5 38

穿堂风

慢慢写不着急不着急

看完这章你们大概就知道为森么有些孩子喜欢上课睡觉了吧【摊手】

纯属瞎编,极度ooc
莫信莫信莫信
——————————————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一〉

霍尊打小就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像什么吊死在路旁梧桐树上的人啊、街头巷尾姿势奇怪的黑影、半道妄图惊哭一年级小学生而始终无法得逞的血红色长舌头,以及教室空调上面会左顾右盼貌似很新鲜的眼珠子。

听老人们说,那叫鬼,是不干净的东西,惹上了就会有大麻烦。但如果真沾到身上,必须用黑狗血从头到脚淋一遍并上香三日不得有一个时辰间断,最后再请道士施个法,恭送鬼老爷回阴间,待一刻钟后,在原来烧香处点上根沾血红烛,...

12 68

时光礼记

ooc预警,私设的锅我背

若有错字请记得顺便说一下,谢谢
——————————————————————

一埠沧海变桑田
一埠留君作思念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
也许明天回来

闻君有两意
故来相决绝

【愿你远离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一〉

霍尊初见李玉刚是在大学的开学典礼上。

已经白发苍苍即将退休的老校长说着一口不太清楚混有山东口音的普通话,时不时低头看一眼演讲稿,不久,手表的时针走完了四十多圈。

每所大学入学之前都会有半个月的军训,目的还是那堆烂大街的道理,班级需要人人团结。

兴国大学军训班主任是不参与陪同的,因此被许多人背后指点自由散漫。因此全程看管学生的重任都由主教官和副教...

14 40

未有浮生

不喜勿喷,ooc算我的。

---------------------------------------------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里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愿你岁月无波澜,敬我余生不悲欢。

【总起·序章】

在霍尊眼中,玉先生从不失态。不论什么时候见到他,金丝眼镜下的目光总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有时候稍微放开些便会显得特别可爱。第一季《国色天香》小组冠军末位淘汰赛录制结束坐车回家时,他母亲一路上拽着他的手絮絮叨叨说那位李玉刚老师真是温文尔雅谦谦君子,叫他以后多请教。

时隔多年李玉刚再见到霍尊时,那个爱笑的青年已经有了艳压...

10 91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