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长路漫漫,
人生久矣.

穿堂风

慢慢写不着急不着急

看完这章你们大概就知道为森么有些孩子喜欢上课睡觉了吧【摊手】

纯属瞎编,极度ooc
莫信莫信莫信
——————————————



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










〈一〉

霍尊打小就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像什么吊死在路旁梧桐树上的人啊、街头巷尾姿势奇怪的黑影、半道妄图惊哭一年级小学生而始终无法得逞的血红色长舌头,以及教室空调上面会左顾右盼貌似很新鲜的眼珠子。




听老人们说,那叫鬼,是不干净的东西,惹上了就会有大麻烦。但如果真沾到身上,必须用黑狗血从头到脚淋一遍并上香三日不得有一个时辰间断,最后再请道士施个法,恭送鬼老爷回阴间,待一刻钟后,在原来烧香处点上根沾血红烛,若是火焰能正常燃烧,那么就算驱鬼成功。






虽是这么个说法,但鬼也不是想惹就惹的。因为人死后阴气极重,是无法在这个阴阳相生世间继续停留下去的。但有一个地方例外,便是至阴之地。可由于它的难找难遇性,一般鬼魂都不会选择来作为自己生存的媒介,所以它们得凭借吸取活人的阳气以维持自身阴阳平衡,从而接着游荡在世间。




对活人来说,阳气被吸走并不算什么大事,本来就威胁不到生命,只不过会感到疲惫乏力昏昏欲睡,休息一晚便能恢复。




但这么吸来吸去也不是长久之策,因为黑白无常每隔十天半月会到人间巡察,若是发现有什么端倪,逮住它们带回去定的罪责可不轻。所以有些“脑袋灵光”的鬼左思右想,忽然悟出“上身”这个办法。




它们认为只是借了别人身体一用,但会造成很严重后果。鬼是至阴之物,会打破活人体内的阴阳平衡,导致宿主变现出一些奇怪类似于神经病患者的举动,并对复杂事物失去思考能力,惹急了还会咬人。如若一只鬼呆得太久,就能逐渐掌控宿主的身体,重新活过来。




霍尊虽然能看见鬼,但鬼却没有一个愿意接近他。刚满月时,他的奶奶请来一位法力高超的道士给宝贝孙子刻了一串千年桃木珠戴在手上,自从绳子因晚上睡觉不老实弄成死结后再没取下来,日后没有招鬼缠身就得益于此。










〈二〉

上大学时

学校对面有家开了很久的书店。

久到据说在上世纪初时就有了。






书店的老板平时不常出现,但有幸见过一面的,不论男女,都被折服在那人的白色长衫下。








说实话半夜来旧校舍探险这件事霍尊原本是打死也不参加的。结果鬼使神差,就导致他现在被困在这个鬼地方。脚下是吱呀作响的旧木板,头顶悬挂着早已烧坏的灯泡,走廊尽头黑漆麻乌,两旁是被木板钉死的宿舍门,仔细听,空气中还回荡震震风声和……人的呼救声?




关于旧校舍的废弃,学生中广为流传一个说法:五年前,寝室210一名女生在暑假期间,被一群不良学生盯上经常索要钱财,因为性格懦弱害怕报告老师后她们变本加厉,在将所有零花钱给出后她没办法只得从家中偷拿父母积蓄,她的家境并不是多么宽裕,直到被殴打致死,她前前后后交出去不止几万元。事情其实并未结束,过了半个月后,隔壁211室有一名女生在半夜两点三十七分时突然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据说她是当年目睹那场惨案全过程的唯一证人;而“两点三十七”据说是当年那名遭受校园暴力的女生呼救失败死亡后新换了电池的钟表竟然停止走动的时间。




这件事情极大败坏了学校的声望,入学学生人数锐减,住宿生哪怕家离的几千公里远的那种宁可在外租房子都不愿住在学校。于是校长和教务处主任商量决定将旧校舍拆除重建,但诡异的事儿又发生了,一个工人撬地板时,不幸被飞出的一根二十几厘米长的钉子钉死在一旁的墙上,但整个校舍当初建造时根本没用过那种铁钉。工程不得不停止,结果一拖,就时至今日了。







霍尊攥紧手里唯一的光源——手电筒,小心翼翼向前探索。空气里充满年久不打扫而堆积的灰尘的味道,窗外皎洁的月光透过被木板封住却留下缝隙的玻璃落进来,晶莹一片铺开在地板上,影子时有时无。




在楼梯间前,霍尊突然听到好像有人正沿台阶走上来,脚步很轻,绝对不是什么糙汉子之类,倒像女孩子的小皮鞋发出的声音。他艰难转向楼梯口,眼见开始有人的头顶出现,然后……是脸。




但——

嗯???

为什么是个萌妹子???

女孩子脸生的精致,穿着已经淘汰但依然整洁的校服,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无辜的望着他。

这好像跟一般的鬼很不一样???





霍尊听祖母说过,有些恶鬼善于伪装,它们会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活人,然后趁他们放松警惕时,突然趁虚而入。




那女孩往前走一步,霍尊就后退一步。僵持了两三分钟后,女鬼失去耐心,破功露出真容。她的脸上青青紫紫,脸色苍白,少去一只耳朵和几颗牙齿,眼球突出,脑门凹陷处应是被钝器击打过,校服变得破烂,上面斑斑点点的血迹,指甲又长又尖利,像抗日神剧里鬼子装的刺刀一样,连头发也不再柔顺,看起来如果被糊了一层胶湿哒哒的贴在脸上,肩膀脱臼,小腿骨折,脖子上布满密密麻麻的勒痕,还有被刀割过后留下的疮疤,右手手腕也被割开,只是已经没有鲜血流出了。




一声凄厉的嚎叫后,女鬼张牙舞爪向他扑来,霍尊现在是欲哭无泪,想到上个月新出的吃鸡游戏他还没玩;想到王者排位才刚到钻石大赛季马上要开始;想到逆战有几把枪再不用就过期了;想到老爸去年就承诺要带他去日本泡温泉看樱花;想到老妈答应给他换华为新上市型号的手机。如果这些他都还没得到就这么嗝屁在这里,岂不是太可惜?




当他万分慨叹间,身后突然刮起一阵狂风,黑暗失去庇护,走廊变得敞亮。霍尊扭过头,看见有位身着白色墨竹长衫的人站在他和女鬼间。且见他只是挥一挥手中那把折扇,四周景物开始消失,再眨眼,他们已经回到学校大门外。






“谢谢了。”那男子笑着说。

“谢我干什么?”霍尊站起来然后拍掉刚才跌到时沾到衣服上的土。

“我奉劝了好久但她怎么都不肯出来,还是多亏你这通灵体质引诱她现身。”

“嗯……你是谁啊?我应该没有在学校见过你,你好像也不是老师啥的。”

他将折扇合上说道:“本名白芷,叫我白先生就好。”

“那么白先生,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请。”

“首先,您为什么能进入学校。其次,您为什么会看到鬼怪。最后,您的职业是什么。”

白芷又笑了笑,缓缓回答:“第一个问题,从刚才那一幕你应该可以看出,我有不同于常人的能力,所以进出学校对我来说再简单不过。第二个问题,跟你一样,我也是通灵体质,只不过有所区别,你的容易招鬼,而我属于鬼死都不愿接近。不得不说多亏有人给你戴的这串桃木珠,否则你确实活不到今天。第三,我的职业只是一位书店掌柜。”

“书店掌柜?”霍尊转了转眼珠,“就那个迷倒万千美少女美男子的?”

“…诶……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贫,竟道听途说。”

“这年头怎么陈述个事实都这么不容易。”说完霍尊又将白芷仔细打量了一遍。





我没说谎,你真的好看,像天仙一样。

他在心里悄悄想着。











〈三〉

白先生身上总萦绕着一股莲花香,

连同那把诡异的白色纸扇,

无不透出能令人异常好奇的神秘气息。







在经历二缺前桌的第四十八次询问后,霍尊忍无可忍将厚厚一本英汉词典狠狠拍在唐旭飞脸上,凳子应声而倒。还好是下课时间,不然被逮着肯定又要去办公室喝茶。




一开始去旧校舍壮胆这主意就是他唐旭飞出的,现在居然好意思问感受,脑子被驴踢不要脸了是吧。




看他一时半会儿醒不来,霍尊趴在桌子上松了口气,总算可以清静一会儿。白先生才不是奇怪的人,至少对他而言总有一种说不出口的情感。





白先生啊,

是最特别的。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65)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