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长路漫漫,
人生久矣.

明日隔山岳

@茶小暑 还债
短小且be
ooc预警——
欢迎捉虫,暂时不会写了
我怎么觉得在我笔下他俩就不能好啊(怪老茶题目就不是个甜的)

————————————



窥世人悲欢离合
思故人回眸倾城

他恍然听到——

“就此一别,后会无期。”



猛然从榻上惊醒,天还黑着,星光被笼进雾气,雷声轰鸣,大雨滂沱。

或许——他不适合做这皇帝,众生之上的后果便是孤家寡人,君为君臣作臣,那些年少时的天真情义,破碎在地位转换的无奈里,笑容不复。鸿沟如天堑,将往事葬送,跨不过去,他们彼此站成了岸,生生的两端。哪怕一边灯火阑珊人声鼎沸,对面惨暗无光四下沉寂,如此之间,也毫无关系。

殊途未同归,人不相逢。

这也是了,帝王之命,处处身不由己。



“先生……”他平躺于床榻,眼中尽藏凄凉。

不该如此,不该如此。

命运滚烫如火,握不住,它似是嘲讽,又像惋惜的低语。

你该满意了吧?

如今这朝堂,再没人能束缚你了。

再没人教训纠正你了。

你成了天,笼罩万物。

你该满意了。

岁月不堪数
故人不知处
最是人间留不住


大和九年,杜牧为一位歌姬写下《赠别二首》。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而如今这扬州城的春风十里,
竟刹那间不如他了。




他还记得——
廿四之变那天,黑压压的乌云聚在麟德殿上,却是一滴雨也不落,闷热的空气压得人心惶惶,仿佛十几年前达赖一族兵临城下岌岌可危之时,那场浴血奋战的京都保卫战,也被笼罩在如此天空之下。黄鹂不鸣,喜鹊不飞。朱门高墙关锁着奢华,奢华掩盖着晦暗,晦暗里反映人性,人性之初却是善良。

当红漆脱落时,偏偏只有那明灿精致的琉璃瓦,日复一日闪着不变的光辉。

这里利欲熏心权斗党争,无公平也无安宁。

关于太监当政,他不是不知道,反而睁只眼闭只眼,不闹翻江山,随他们去夺。因为太迫切——他要挣脱束缚,挣脱困住他的长缨,他本为苍龙。

可惜他只算中了开头,却料错结尾。

他以为这般无视朝纲昏庸无道,那人会自知之明的收手,安心当自己的内阁首辅,而不是苦口婆心的奉劝他向他进谏,说的净是那些四书五经里死板无趣的道理。可最后,他不仅没收手,还不买他们的账,得罪了一杆子屈服于宦党之下的人,被流放至靠近南蛮之地的蔚州。

那些人竟不经他同意在他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无声无息将人敢出朝堂,又迫害了一群前朝老臣,六部九卿里五个死在诏狱中。




他听着风雨入眠,白光一闪,他梦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他还在岐王府时,有一天父亲给他请来四位老师,分教文、法、书、判。要说文的四书五经枯燥的跟父亲每天要例行上朝听底下黑压压的大臣这边一个臣有奏那边一个臣请奏还得提防前朝老臣絮絮叨叨的提建议一样枯燥,如若不是这老师俊逸如仙,他还不知道怎么度过一听课就想睡,一写字就喊累的日子。

老师姓白,不知其字,所以他便总叫“白先生”。在跟年少的,后来官至锦衣卫指挥的陆知行玩耍时,他曾骄傲的吹嘘说见过人间胜景——白先生的笑容。倘若什么大家闺秀官员之女看见了,绝对是一箩筐一箩筐的沦陷。

可惜生于帝王家,多情不堪得。

他后悔了,他在梦中哭泣,梦里的天空阴云密布,冷风刺骨寒雪封城,没有温暖,没有春天。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终是不知了。




他心已荒芜,寸草不生。

无情最是帝王家。

倘若他有逆天改命,时光回溯的力量;倘若当初他料得先机,预知未来——

没有倘若。

皇帝不能认错,永远不能。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不如当初莫相识。

哪怕故人作古,回忆也不会说谎。真相只有经历者明白其中的酸甜苦辣事事违心,观者不得解。

当初不合种相思。

梦中未比丹青见,人间久别不成悲。

时光它无情,不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谁教岁岁红莲夜,

两处沉吟——

汝不知。



相思成毒,终至入骨。

可惜他原来如此糊涂。

忽然想起杜甫一句诗,他起身写在纸上。笔墨中,晕透人间凄凉。

明日隔山岳,
世事两茫茫。

评论(2)
热度(31)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