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长路漫漫,
人生久矣.

未有浮生

不喜勿喷,ooc算我的。

---------------------------------------------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里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愿你岁月无波澜,敬我余生不悲欢。









【总起·序章】

在霍尊眼中,玉先生从不失态。不论什么时候见到他,金丝眼镜下的目光总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有时候稍微放开些便会显得特别可爱。第一季《国色天香》小组冠军末位淘汰赛录制结束坐车回家时,他母亲一路上拽着他的手絮絮叨叨说那位李玉刚老师真是温文尔雅谦谦君子,叫他以后多请教。

时隔多年李玉刚再见到霍尊时,那个爱笑的青年已经有了艳压群芳的唱功,在音乐界一鸣惊人。“有天赋、有实力、善于学习、虚心求教,这样的孩子怎能不叫他人喜欢?”他总跟助理这样说道。

第二季《国色天香》总决赛录制完毕已至深夜,于是导演组有人提议去喝几杯庆祝一番,大伙都同意了。霍尊开始本没有意愿,但听闻李玉刚老师已经答应,踌躇三分钟后给母亲回了个电话,让她把饭做少点,不用等了。

既是酒宴,该喝的总也躲不过去。李玉刚手边的玻璃杯里原本倒的是白水,结果不知道被谁偷换成了烈酒。说实话那辛辣的味道自从医生严肃警告他减少酒量或者就别碰以后,他已经很久没品尝过了。



算了,就放纵这么一次吧。


他如是想。



清酒入喉,
众宾欢颜。







觥筹交错间,酒杯被斟满了一次又一次。包间内的装饰灯照的异常明亮,亮过今晚皎洁的月光,亮过街道上五彩斑斓的霓虹灯,车流来往。

不知不觉,酒宴间半桌人已烂醉不堪,依旧有人涨着通红的脸,哈了满嘴酒气仍不停歇。助理再等不急,叫上霍尊一起将李玉刚扶出酒店,然后独自去停车场开车。

夜晚温差很大,天又起风,不一会儿就将身上的暖意全部带走。


待霍尊无聊四顾间,突然

“你是谁?”

霍尊以为刚哥是醉后在说胡话,却仍旧乖乖回了一句。

“霍尊。”

接着又悄悄瞥了一眼。没想到,这一看竟让他毕生难忘。

那人眼中闪烁银光,周身气息冰寒彻骨,如此迹象,绝不是醉后模样。

霍尊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此时助理已将车停在他们面前,确定二人都已系好安全带才发动车子,负着月色,消失于夜幕的拐角。

                                            ——序章·完










【一】

我叫影子,不过不是你们在路灯下见到的那种黑影,因为人类看不到我们,也感知不到。


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诞生时,都会有一名属于自己的“影子”,我们的职责就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记录主人的一生。就像人生世界独一无二一样,如果主人去世,那么我们也将不复存在。倘若是哪两位情人喜结连理,则他们二人的影子将会集合成一名,如若中途感情破裂未能白头偕老,他们共有的影子会随之消失。


其实影子就像我们“影”世界的身份证,只不过拥有它的不是我们而是人类,所以没有了影子就相当于被从这个世界中删除,的确仍有人会记得这些人,但他们最终结果也只能被遗忘于灰暗的角落,郁郁终年。


可若是一方去世而一方始终坚守对过世者的爱意,至死不渝,那么我们也会继续存在;反之,则为消失。




我大概算是个特例,从我诞生之日起,几百年都不曾逝去。因为我所守护的良人,即使离别过世,相忘世界,也会记得他们曾经相知相恋相爱相守。


我听过不少即将消逝的影子惆怅叹息说人类啊,明知最终不会有圆满的结局,何必当初一时冲动,毁了一生。


对此,我既惋惜可又倍感庆幸。









【二】

其实,我本以为这一世还能和过去一样。

但,现实同理想总会有差距

不是吗?




先生过生日那天,公子订了一个大号的四季水果蛋糕,却被先生说教一顿吃不完浪费掉太可惜。公子先低头看了看纸盘里属于春季的粉色蛋糕块,又瞅了眼先生嘴边白色的奶油,果断用手蘸走一大块后,抹在先生鼻尖上,自己笑得前仰后合。

先生无奈拿手轻戳了几下公子的脑门说他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一样。我知道先生不怎么爱过生日,因为他一投入工作,就记忆下线什么也想不起来。在这个世界上能记得关于他所有日子的,或许除了亲人,便只剩公子了。

突然,先生扭过头,面对空气不着痕迹长叹一声时,我才想起,上周的今天,那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拿着报告郑重告诉先生他患了严重的咽炎和声带小结,并严肃要求先生缩减表演次数,少唱高音,保护嗓子,否则以后就真与舞台无缘了。

助理在门外坐着,而公子正在录制节目,只有我,将医生的每个字一清二楚听进心里。先生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多么惊讶或异常严肃纠结,他把笑意挂在嘴角,一直风轻云淡。

我不认为先生是多么能放弃舞台的人,他为舞台而生,他的才华、艺术、生命都献给这被红色帷幕遮挡,被聚光灯笼罩,被万众注目的地方。舞台承载了他的梦想,即使风雪载途,依旧一往无前。




难道先生真要向舞台道一句告别了?



可他的梦想还没有实现啊。



人生有三难

无愧、无悔、无憾



但也许有时候是我错了。



有人说:世间成事 ,不求其绝对圆满,留一份不足,可得无限美好。



其实只要问心无愧了,再怎么样都无所谓。即使难迈过人生三难的坎,先生也依旧永远有公子陪着,因为他们相约走出时间,续梦千年。不论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从这个角度来说,先生已经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了。



所以……遗憾不遗憾,就让它沉默于时光中兀自游荡吧。



不是所有故事都会有happy ending,没有的一样有人讲述有观众听。即使结尾并不完美,可对他们来说,却是最好的结局。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三】

我想,

先生已经做好准备了。



但公子不一样,他的路还长,他的才华、潜能并没有完全展现给世人。他需要发展需要舞台。这个时代就是——机会多属于年轻一代,他们朝气蓬勃,意气风发,对世界充满向往,对前路怀揣希望。生活磨不平他们的棱角,什么希望越多失望越大,哪怕世界为敌,心若透明,就能折射希望。



来日方长,何惧路遥马亡?



人都有老去的一天,可我真的希望他们在了却时间后,相守一生。



的确有很多影子说我痴心妄想,说这世界公平对待每一个人,凭什么我就能特例。时间不会老,而人会故去,任何事物都没有任何永恒可言,他们、我、我们、万物,皆是如此。



或许我便是这样的吧,怀着旁人唾弃与不屑的向往,很努力的在这个疯狂的世界度过一天又一天。




一双人
生生世世
朝朝暮暮









【四】



先生悄悄离开了。

我不知道,他的粉丝不知道,甚至连公子也蒙在鼓里。

几天以后,公子收到一封匿名信,没有地址没有寄信人,但谁都一清二楚。


信中只有六个字:


一切安好,
勿念。





公子默默将信纸塞回牛皮纸做的信封里,重新封好,然后把它夹进了自己拥有的唯一一本《戏如人生》中。合上,放回许久未整理的书架最上层,那儿落了不少灰。


此后每一年我都与公子呆在一起,去先生演出过的地方,登上他表演过的舞台,欣赏他看过的风景,创作有他的每一首歌。生活好像一直很充实,但我们却各自心知肚明,没了他的地方,再华丽的舞台也只是摆设,再悠久的风景也经不起触摸,再写了他的歌也耐不住传唱。



一人别离
万事无味









【五】

我不知道公子是如何做到的,

可能就凭那几通电话吧。



先生离开四年后,公子联系上了先生以前的助理,小胡。在做了许多思想工作后,小胡终于同意我们的请求:去见先生。

但他还在电话里告诫我们,不论看到什么,不要惊讶,不要询问。

那天晚上,公子一夜未眠。





隔天见面,小胡领我们到一家咖啡厅,要说些事情,说实话等了那么多年了,也不差这几十分钟。

“五年前,先生被查出有患健忘症的风险,当时由于工作,谁也没有太当回事,但渐渐的,病症开始显现。”

“此时先生意识到,他不能再待在北京,不能继续表演,也不能参加任何节目。于是先生下了狠心,决定放弃过去的一切,在记忆真正归零那天,重新开始。”

“再后来……”




小胡往后具体说的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要公子知道就好。虽然从字里行间我听得出先生糟糕的状况,可有一点,是小胡没有发现的。

那便是就算先生即将要遗忘整个世界,他也没忘记爱过公子,哪怕不记得心中人生的什么模样,至少他知道,有个人一直在等他,等他病好,等他归来。

这也是我存在的原因。




阿狸乘坐那辆神奇的K155红色巴士车去寻找永远站,却不知道永远就在身边。


童话的结尾总是从此以后公主与王子幸福生活在一起。


就连小孩子们的同学录每一页留言板上都是希望彼此永远铭记。



而我,还是那句话

希望他们永远相约走出时间,续梦千年。

没有什么浮生一梦,只不过缺了个人陪你白头偕老。





故事讲完了,我也瞌睡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一定告诉你们结局。

再见。
















【后记】

当霍尊再一次开办回归演唱会时,台下每位粉丝清楚的看到,一位长衫飘飘,温文尔雅的人,从侧台口,踏着歌曲的节拍,站在了聚光灯之下。

殿堂里,余音绕梁。

评论(9)
热度(86)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